选择语言/Select Language

新闻中心 > 聚焦斯凯尔 > 贾继东:肝纤维化治疗新进展
         2011年6月23-26日,第十五次全国病毒性肝炎及肝病学术会议在六朝古都南京召开,有近1800 名肝病临床医师及研究者参加了大会。
    在会上,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主任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贾继东教授作了题为“肝纤维化发生机理及诊疗进展”的报告,就肝纤维化发生机理的几个热点问题、肝纤维化的无创诊断以及肝纤维化的治疗进展进行了深入阐述,现撷取部分精彩内容进行刊登,供读者参考。
病因治疗是最重要的治疗
    波纳德(Poynard)等通过对多中心的3010例慢性丙型肝炎患者进行随机临床对照研究表明,长效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治疗可在抗病毒的同时,明显改善肝纤维化组织学积分。
2004年,《肝脏病学》(Hepatology)杂志发表一篇荟萃分析,对3个多中心的随机对照试验进行分析,对比24周干扰素治疗前后的肝组织学纤维化及炎症积分变化,结果显示,长效干扰素相对于普通干扰素能显著减轻肝纤维化的诺德尔(Knodell)积分,且此种改变与病毒学应答密切相关。
对于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有研究表明,应用干扰素或核苷类似物抗病毒治疗48周到52周后,获得肝组织学改善的比例为48%~70%
    以上数据充分说明抗病毒治疗及祛除病因可以有效阻止肝纤维化的进展。最近有关核苷(酸)类似物长期治疗改善肝纤维化的报告也逐渐增多。
阻止HSC 激活是抗纤维化治疗关键
    研究发现抗氧化剂包括维生素E、N-乙酰半胱氨酸等可以有效阻止HSC的激活,阻止肝纤维化发展,但其临床效果仍需进一步研究证实。水飞蓟素是一种从植物中提取的黄酮,具有抗氧化作用,并可通过稳定肝细胞膜和阻止枯否细胞活化减轻肝细胞损伤。一项随机临床试验表明,水飞蓟素对Child A级的酒精性肝硬化患者有效。
    近年研究发现,HSC 表达的过氧化物酶体激活物增殖受体γ (PPARγ)在肝纤维化时下调,其配体噻唑烷二酮类可明显抑制HSC 激活,并抑制HSC分泌胶原纤维,阻止肝纤维化发展。
去除过度激活的HSC是抗纤维化的发展方向
    促进激活的HSC大量凋亡曾经被认为是抗纤维化的理想途径。HSC可表达多种死亡受体,如Fas/FasL、Bcl/Bax、肿瘤坏死因子(TNF)受体、神经生长因子受体等,期望在不久的将来,基于HSC 凋亡的治疗靶点逐渐得到验证。
    促使激活的HSC 转变为静止型,亦为抗纤维化治疗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有学者采用携带PPARγ的腺病毒载体转染活化的HSC,可使活化的HSC 向静止型转化。
    对肝纤维化发生、发展的分子细胞机制的研究目前已取得较大进展,但仍有许多问题需要回答,例如启动HSC激活的关键基因是什么?一些重要细胞因子的信号转导途径?启动或阻止HSC凋亡的机制以及宿主基因型对纤维化反应的影响等。上述问题的进一步阐明,必将有助于深入理解肝纤维化的发生机制,从而为抗肝纤维化治疗提供新的途径。